KS,TC

留白 CMBYN 一发完

留白 Call me by your name I will call you bymy

 

设定基于《 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书及电影

 

感觉这俩人太有青春和夏日的气息了,符合我心中的夏日终曲!!

 

文笔渣轻喷,有朋友看的话,再写个番外?? 

 

01

 

十七岁的刘昊然在夏天,遇到白敬亭,一个大学生。刘昊然的父亲是北京一所大学考古系教授,每年都会在暑期邀请一些学生到四合小院的家里来进行学术研讨。此时,刘昊然正百无聊赖的趴在窗户口享受傍晚的风,风正卷起他的额前的头发,轻微的痒。门口杂乱的脚步声砸入他的耳中。刘昊然抬起头,看着正从大门外往院子里进的人,他侧着头对身边的大橘猫说:“瞧,鸠占鹊巢的来了。”“昊然,快出来帮忙。” “好,知道了”听到父亲的呼唤,刘昊然故意拖着尾音答道。他慢悠悠的起身找了件大背心套上,走到小院里接过“短住客”的行李,侧了一下脑袋说:“走吧,带你上屋里头。”白敬亭点点头,跟在刘昊然身后。 “这是你的房间?” “对的,我搬去你隔壁那间房了,屋子要小一些”说到这,刘昊然撇了撇嘴。“谢了,再说吧”说完,白敬亭就往床上一趴打算休息了。刘昊然看白敬亭这架势,心里嘀咕了一小下,就离开了。

 

 

 

02

早晨,白敬亭可算是坐到餐桌上与刘昊然一家正式吃顿饭了,昨晚白敬亭太累了,就拒绝了晚餐的邀请。 刘昊然坐在白敬亭对面观察着这个“短住客”,奶白的皮肤,清冷的眼睛,偏偏眼角下的一颗泪痣又增加了一丝温柔,整个人看起来说是和刘昊然同龄也不为过。“敬亭啊,你比浩然大些,昊然是该叫你哥哥吧”教授温和的说着,不知道为何,刘昊然下意识的抗

拒哥哥这个称呼,仿佛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的很远,无形中暴露着他们的差距。于是,刘昊然假装没听见,低头仔细的喝起了白粥。教授夫人宠溺得看着自家小孩说:“这孩子,怎么不叫人呢?” 白敬亭摇摇头笑着说:“其实我和昊然也没差多少,直接叫我名字,白敬亭或者敬亭都成。”敬亭,这两个字飘进了刘昊然的耳朵里,夏天的早晨怎么也这么热。 于是,刘昊然匆匆放下碗筷,说了句吃饱了,就回屋了。白敬亭瞟了眼刘昊然的背影,说了句:”我也吃饱了,再说吧。”接下来几天,白敬亭几乎都在与教授讨论学术问题,刘昊然则总坐在一旁观摩,顺带了解一下这个“新房客”。白敬亭则有时会饶有兴趣的问一问刘昊然对待某

些历史事件的看法,他说不上来刘昊然身上的某种特质吸引着他,也许是他看似年龄不大实际却通晓一切的思维,又或者是干净纯洁的气质,也可能只是他笑起来时弯弯亮亮的眼睛。某天早饭后,白敬亭准备起身回屋时,想起了北京有名的故宫博物院,于是便向教授询问。教授说:“是该去那里看看,我让昊然带你去吧。”

 

03

 

刘昊然前脚刚进屋没一会,就被自家老父亲指派着带白敬亭去故宫逛逛。于是两人推着两辆二八自行车出了胡同,一前一后骑在路上,刘昊然转头笑盈盈的对白敬亭说:“要不要抄近路去?”白敬亭看着穿白色短袖,笑得露出小虎牙的清爽少年,忍不住附和道:“听

你的。” 于是,两个人儿骑着自行车歪七八扭地穿梭在胡同小巷中。等骑到故宫门口时,早已汗流浃背,正巧旁边一辆卖冰棍的小车经过,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住了卖冰棍的大娘。刘昊然一边吃冰棍一边偷瞄白敬亭,额角划过的汗珠,被冰棍染红的嘴唇微张着,粉

嫩的舌头时隐时现。刘昊然不敢再仔细打量,他承认当初在一众申请者资料里,自己一眼就看到了白敬亭,于是白敬亭就来了。两人逛完故宫已接近闭馆时间,回家的途中白敬亭想

起自己照了满满一胶卷的照片,问道:“你知道附近哪里有冲洗照片的地方吗?明儿想去一趟。”“当然知道,这北京城我门儿清”刘浩然胸有成竹的说,随即又问:“明天要我带你去吗?” “好啊。”晚上吃过饭后,白敬亭想在四处溜达溜达,刘昊然说这附近有个打台球的地方。当晚刘昊然便后悔告诉白敬亭打台球的地方了,谁曾想白敬亭台球打的那叫一个好,周围男男女女都凑上去和他搭话。娜娜(刘浩然同学兼邻居),走向独自坐在椅子上喝汽水的刘昊然,笑着说:“这个可比去年的强多了,看看,他可真是招人喜欢。”刘昊然目光紧盯着白敬亭,嘴上却说:“他可真是个没礼貌的主。” 刘昊然心里止不住的泛起一丝酸涩,但毕竟少年心气高,他起身钻进人堆儿里,不动声色地挤到离白敬亭最近的位置,哪怕此时白敬亭正在教一个小姑娘打台球。刘昊然见到这副情形,有种自己自讨没趣儿的失落感。他转身从人群中撤出,走到另一桌打。突然一只手握住了他拿球杆的手,“你这样拿杆不容易发力”白敬亭站在刘浩然身后纠正着他的动作。

此时刘昊然只觉得浑身僵硬,他别扭的想要挣开,白敬亭适时的收了手。

 

 

 

04

 

第二天,刘昊然敲白敬亭房门时,没有人,直到晚上星星都要睡着的时候,刘昊然听到隔壁房门开了又关上的声音。

骗子。

 

 

 

05

 

刘昊然坐在小院里摆弄着自己的吉他,白敬亭打开窗户,看着弹吉他的少年,刘昊然知道此时,白敬亭在看他,于是他炫技一般弹着变调的小夜曲。白敬亭看着眼前的小孩儿,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,他走到小院里搬个小板凳坐在刘昊然旁边。“下午要去洗照片儿吗?”刘昊然垂着眼睛看着白敬亭。“不了,下午有点事儿。” “是去找阿美吗?那天你教她打台球那个” 见白敬亭没回答,刘昊然赌气的说:“阿美这女孩挺不错的……” 听到刘昊然这么说,白敬亭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。“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事儿吧”说完,白敬亭起身走了。刘昊然垂头丧气的回到屋里,在本子上写写画画。

 

 

 

06

 

风翻开草稿纸的页脚,“我觉得他不觉的阿美很好,不,他是觉得我很不好,他讨厌我。”

 

 

07

 

接下来两天,俩人都没怎么搭理对方,这对刘昊然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。他在自己的画画本上写道:“我希望时光可以倒流,起码回到我和他还不太熟的时候。”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老教授带他们一同去文物修复基地的时候,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石板小路上,老教授则在最前面和同事讨论着修复细节。刘昊然看着前边的人又远又近,他不甘心两人这般冷战下去,于是他轻轻扯了下那人身后的衣角。“白白,别不理我”,白亭转过身看见小孩有些憋屈的脸蛋,惨兮兮的,一瞬间就没了脾气,他笑着弹了下小孩脑袋:“谁让你叫我白白了?” 终于,两人握手言和。

 

 

 

08

 

“明天去洗照片儿吧。” “好。”

于是两人又推出了自行车,骑到洗照片的地方,凑巧那里能看到英雄纪念碑,白敬亭停下看着纪念碑,“这纪念碑刚好就在正阳门北边440米的南北中轴线上”刘昊然说。白敬亭眯着眼睛看向他 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,就没有你不知道的吗?” 刘昊然摇摇头说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”随后又轻轻的说:“我对重要的事情一无所知。” 白敬亭问:“什么是重要的事情?” “你知道

的” “我为什么知道” “我认为你知道” “你认为?” “我想让你知道”刘昊然又轻声复述了一遍“我想让你知道。”白敬亭看着小孩真挚的眼睛,问道:“你说的和我理解的是一样的吗?” 刘昊然只是点点头。白敬亭让刘昊然站在那不要动,自己去把照片放到店里。刘昊然对

着他的背影说:“你知道的,我哪也不会去。”两人骑着车,周围的气氛有些微妙,“我现在不想回家”刘昊然说,“那去哪?” “我带你去个地方”说完刘昊然加快了骑车的速度。两人骑到某个公园的一处小山坡旁,把自行车撂在一边,刘昊然拿出自己的随身听,把耳机给了白敬亭。柔和的吉他声在耳边响起,刘昊然看着沉醉在乐声中微微失神的白敬亭,轻轻的转过他的脸,把嘴唇送了上去。一开始只是唇贴着唇,渐渐的两人都入了迷。

 

 

 

09

两人躺在床上,体温交织在一起,“用你的名字呼唤我吧,我会以我的来回应你。” “刘昊然。” “白敬亭。”

 

10

只是,夏日的曲儿终归会结束,秋去冬来。

 

11

寒冬腊月,教授家的电话响了,夫妇俩一听是白敬亭就帮他转接到了自家儿子那头。

“昊然,最近过的怎么样。”

“刘昊然,刘昊然,刘昊然”,电话那头的白敬亭呼吸一滞。

“白敬亭。” 

“我记得。”

“我知道你记得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44)